笑话堂
您现在的位置:笑话堂 >> 爆笑网文 >> 浏览文章

2010世界杯看球笔记·分娩的莎拉波娃

日期: 2010年06月13日| 栏目: 爆笑网文 | 点击: | Tag:世界杯 看球 笔记 分娩

分娩的莎拉波娃

 

每次击球,莎拉波娃的叫声,会达到100分贝。因此,惨叫娃被形容为“分娩的孕妇”。
恰好,那种叫呜呜祖拉的小喇叭,也能飙到100分贝。
8万个孕妇,同场分娩,还不是剖腹产。那份壮观,光是想想,就让人心潮澎湃。


F1 比莎娃稍猛,一般是120分贝。上海站时,我去看舒马赫,旁边一位大叔不戴耳塞,甚至还讲电话。我五体投地,表扬他:大叔你是不是娶了20个老婆。大叔很淡定:我当了20年坦克兵。
有不明真相的记者散布谣言:德国队比赛时,将带上耳塞——那不是连裁判哨声都听不到了吗?

正值周末,夜深人静,电视里就像有几万只大黄蜂,嗡嗡待命,伺机杀出。我家猫儿子高小咪,一直满脸惊恐死盯电视,随时准备扔下它爹逃命。
一位朋友对首个比赛日的评价是:我再也不要听《野蜂飞舞》。这首四手联弹的钢琴曲,因为1900和周杰伦,而被文艺青年们视为检验天才的标准。
去年联合会杯,由于干扰解说,小喇叭已被投诉很多次。国际足联,为此在官网上刊载了一篇文章: 小喇叭是南非悠久的民族传统,吹奏群众目前情绪稳定。据说,这种小喇叭,是为驱赶狒狒而生。
一年前,特派到联合会杯的新华社记者,用以下优美的排比句,描述小喇叭对南非人民的重要性:
喇叭给我们带来了快乐;
喇叭是我生命的一部分;
不吹喇叭,我就无法享受比赛……
劳驾你和苍井空,一起慢慢享受吧。

 

专业


一大早,留守主持洪刚,就在直播间表扬刘前辈:“黄牌的沙发”,是天外飞来一笔,被网友大加赞赏。
那他一定也看到了,更前的前辈孙老师,如何被众口鞭挞。
23年前,孙老师的前辈方明,在春晚上朗诵的随风潜入夜,不知教坏多少人。说话不像政府调控房价,说一下顿一下的,就是不深沉;腔调不像发改委降油价,一口气死拖老长,就是不专业。
所以,与方老师同辈的赵老师,跟宪哥一起主持舞林大会,要是不抢那句“请评委亮分”,就真一句台词也没有了。300万,买个报时娃娃,番茄台真有钱。
比起抑扬顿挫拿腔拿调食古不化的播音腔,更让人受不了的是不专业。屎壳郎就是屎壳郎,叫成甲克虫,它也贴不了宝马的标。NBA就是NBA,叫成美国男子篮球职业联赛,你也NB不了啥。何况人家非洲,本就以屎壳郎为荣。
镜头里出现通稿没写的明星,孙老师就沉默了;祖马总统现场英文演讲,刘老师就沉默了;之前一天的演唱会,黑眼豆豆一出,邵新人沉默了;那俩装bility的女主持,说喜欢西班牙是因为有C罗时,天安号都沉没了。
让孙老师解说开幕式,跟让非洲主办世界杯一样,都是政治。政客追求让正确的人,做正确的事,而不是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。所以中国女乒丢了冠军,水上中心主任当了足球掌门。
当年的黄健翔,算是无限接近体制天花板。他可以像五好愤青芮成钢一样,用英语采访布拉特。但当波诺出现在看台上时,他只能疑疑惑惑:这个人长得很摇滚巨星。总决赛湖人主场,镜头给到杰克尼克尔森时,于嘉干脆假装看不见。
所以不能不服詹俊。“南海岸犀利哥”,“他们(CCTV)不愧是江湖第一大帮派”,都是詹俊的原创。整个英超,从球场到看台,他家亲戚真多。
当然,昨天最不专业的,是多梅内克。
上届世界杯开始,我就追着骂这个星象大师兼小资文青。耗时6年,历一届功败垂成的世界杯、一届一败涂地的欧洲杯和一轮战战兢兢的预选赛。法国队就像郭德纲说的:老先生留下传统相声1000多段儿,经过我们青年演员这些年不断努力,现在终于剩下200多段儿了。
凤娇离全家桶有多远,你丫就滚多远。

本报记者高兴


查巴拉拉进球后,整个球场的广告牌,全部变成VISA,闪闪发亮,俨然是拉斯维加斯禁用词语通关的排场。我严重怀疑,VISA另出了一笔进球贴片广告费。首球英雄配VISA,那简直是马诺相中豹哥,川崎配上火锅,事业编制嫁给公务员,绝配啊。
当然,后来马科斯的进球,证明visa跟英雄,只是萍水相逢一夜情。
最吓人的巧合,发生在世界杯开幕前一天。CCTV新闻台,报道那个倒霉的罗老号时,屏幕左下角悍然出现“高兴”两个大字。
事后证实,那些看热闹的人想多了。“高兴”只是个地名,写“高兴”是因为罗老宇航中心坐落在全罗南道高兴郡。
我有个同事,跑社会新闻的,就叫高兴。不管别人家死人、车祸、火灾,最后她一律表示“本报记者高兴”。
当然,跟央视一样,她也不能为了照顾人家情绪,署名成“本报记者不高兴”。

上一篇:手机掉在马桶里,到底谁有理下一篇:成语的脑残解释

温馨提示:如果网站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24小时内删除.
Copyright 笑话堂 2012-2014 by www.51mtw.cn. all rights reserved. 闽ICP备08104076号